大风号出品

艾滋病老人, 被欲望击垮的晚年

2016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直播元年,各大门户网站佛教频道及佛教自媒体人几乎没有犹豫和观望,在互联网时代佛教终于搭上直播快车与时代同行。

真实故事计划 <更多内容 2018-08-20 08:30:25

原标题:艾滋病老人, 被欲望击垮的晚年

社会默认老人不需要性,但实际情况是,欲望并没有因为性器官的老去而萎缩。这样的错位,成了艾滋病滋生的温床。

NO.

339

我是一名护士,在成都一所公立医院的消化内科。正常来说,我们只需要处理一些常规疾病,病人来自周围小区,交上一千块钱的门槛费,住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

四川省内凉山地带,一直是缅甸云南向内地运毒的必经路线,相比于一般的城市来说,作为四川省省会的成都,艾滋病患者更多,我们科室也偶尔会遇到病患。?

遇到的第一个艾滋病人是个普通的个体户老板,三十多岁,打扮体面。一开始只是因为吃不下饭来看医生,但是一项项检查做完都没问题,最后发现是HIV 阳性。

医生把他请到办公室去谈话,进门之前兴高采烈和病友聊天,出来就像换了一个人。

剧照| 最爱

相比于这种被突然发现的情况,艾滋病在老年人里蔓延的速度更让我惊讶。2017年,老年人首次被国家列为艾滋病防控的重点人群。不过,和年轻人输血、吸毒、高危性行为多种传播途径不一样的是,老年人的患病途径异常单一。?

这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叫车庆林的老人。?

14年春天,很平常的一天。我在住院部,刚升为护理组长,管理十二张病床。这天急救车送来了一个晕厥病人。

他就是车庆林,年龄62岁,头发白了一半,长期从事体力劳动使得他脸色黝黑,看起来像七十多岁的老人。他安静躺在病床上,我给他量血压,他伸出手,手指蜷缩如鸡爪。

介绍完病区环境和主管医生,我请他在知情同意书上签字。他有些不知所措,我又解释了一遍,把笔递给他。“哎哟,我好多年没写过字了。”接过笔,他有些不好意思,以一种别扭的姿势用力攥笔,一笔一划在签字栏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字迹很重。

我告诉他,住院病人要留家属联系方式,他踌躇半晌,写下歪歪扭扭的车庆松三字,关系一栏他写下“哥哥”。我和他说关系不能写哥哥,要写“兄弟”。?

“老师,给你添麻烦了。”我给他重新拿了张签字单,他这次正确填完了。

“还有电话。”我指着联系方式一栏提醒道。“我不记得,要看看。”他从外套里掏出一只老式诺基亚基础款手机,一个一个翻出电话号码看,入院介绍和签字花了半个小时才完成。

输液的时候为了缓解他的紧张,也为了增加彼此之间的信任,我一边操作,一边和他聊天。?

他是位农民工,曾经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一个儿子。但是由于夫妻感情不和,两人早早就离了婚,之后的这些年也没有再婚。?

“你儿子多大了?”我好奇地问道,心里纳闷他为什么联系家属没有留儿子。

“二十八了。”

“做什么工作哟?”我笑着问。

“成都的银行上班。”他嘴唇紧闭,抬头专注看起电视,可能和儿子的关系不大好。

车庆林的体重在三个月之内下降了十二斤。

一开始,由于他的血液分析结果,主治医生怀疑他是白血病。住了一个多星期,症状却没有减轻,脸色发黑,嘴巴发白起皮,肋骨根根突起。

医生给他做了两次骨髓穿刺,一寸多长的钢针打入他的髋骨,粘稠的淡粉色骨髓被抽出。他疼得咬牙切齿,却能坚持不动。

两次结果出来,没有明显异常,大家想起了另一种会引起发热和白细胞增高的疾病,化验结果很快就出来了,HIV抗体阳性。

剧照| 最爱

车庆林得的不是白血病,是艾滋病。在下午安静的走廊里,我扶着他去办公室。知道结果的时候,他张大嘴巴,露出几颗黄黑的牙齿,保持这个姿势好几秒。我们以为他不知道什么叫艾滋病,正准备向他解释,他却动了,脸上似哭似笑,轻轻叹了句:“咋是这个病?”?

我们心里也是崩溃的。他在科室内住了大半个月,大半的医护人员都接触过他的血液。科室里一片死寂,护士长拿来了职业暴露表格单,我们围着长长的办公桌,写下自己的名字。?

在医院,这样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一次又一次的担惊受怕后,我的心早就麻木了。大多医护人员都是及时行乐的享乐主义者,因为明天真是太飘渺了。填完表格,每个人抽了一管血送去化验,然后继续工作。

等到他消化了一天,我们委婉建议他转院接受专业治疗。他听了我们的建议,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就住这里,不折腾了。”传染病医院在市中心,是一家很有名气的三甲医院,各种费用都比这边高出三分之一。虽说艾滋病国家有补助,可是那只是艾滋病的药品费用,用药检查都需要他自己掏钱。另外一个问题是,市中心离他家有三十多公里,带东西、家属照料都不方便。

“还是你们这儿的老师和气,我信你们。”他轻笑着说道,眼神中却有说不清的东西,我不敢看。大家知道,他再信任我们,这个病也没法治好。

我们只能把他转进单人病房,每天进行空气消毒和地面消毒,垃圾专门放置。

自从知道自己患上艾滋病,车庆林变得沉默起来,不是在睡觉就是发呆,电视不看了,病房不出了,安静得可怕。?

考虑到他的情绪,在不涉及血液和体液接触的情况下,我和医生尽量不戴手套与他肢体接触。慢慢地,他开始愿意回答我一两句话,但一问到染病的途径,他就把脸扭过去对着墙。

可我们要上报,没有办法,只能通知家属。车庆林的哥哥、弟弟和老母亲围在病床周围,老太太哭成泪人,两个兄弟连病床都不想靠近。我们让车庆松和他交谈之后,他才承认由于单身多年,和一些失足妇女有长期的不洁性生活史。?

“我这是活该啊?”他低垂着脑袋,看不清表情。

“你不要这么说。”?

“你为啥子不再婚?”医生合上病历问他。

“没得钱,有哪个女人愿意跟着我。”他自嘲一笑,“离婚后,我的生意就赔了本,去外面打零工,工地上爬滚,女人看都不看我一眼。谈过一个,是个离了婚带孩子的,在工地上烧饭,只好了一年就散了,天天就是找我要钱,根本不想和我正经过日子。”?

“你怎么不用安全套呢?”医生叹口气,“社区有免费发放的。”

“羞都羞死了!人家要戳断脊梁骨的!”他摇摇头,“我哪敢去拿?这样的新鲜玩意儿,拿了我也不会用。”

他又加了句,“她们也没说要用。谁晓得会得这个病?那不是外国人得的吗?”

车庆林嘴里的“她们”是一群徘徊在工地附近的妇女,我也见过一次。

有次我和同事出诊回医院,路过一片偏僻的工地。一个大姐过来敲车窗户,我在后座睡觉,听她殷勤地邀请开车的男同事下去玩玩。

那些妇女年纪不小,从三十多到四五十岁不等,专找些单身汉做生意,看见车就拦,一次只要二三十。

抛弃掉生活的希望后,性的获得变得简单,快捷又经济。?

“他没文化,什么都不懂。”站在走廊尽头,车庆松一脸嫌恶,“这真是丢人!老车家的脸都丢尽了,他不光害了自己,还要害大家。”他望着我们,一脸无奈。?

剧照| 最爱

“还不如得白血病,那个至少不传染。”弟弟皱紧眉头。?

医生建议家属把车庆林接回家,度过最后阶段。“那不行。”车庆松大叫道,“他这个病,不能回家,就在医院里。”我注意到,车庆林的嫂子弟妹和姐妹都没有来。?

“对,回去怎么行?”弟弟也连忙摆手。

我说他现在的情况必须需要一个看护,没有家属留陪,绝对不行。车庆松犹豫了半晌,说他一定想办法。老母亲一直站在边上抹眼泪,说完话,他们逃跑一样地拉着老母亲匆匆而去。

车庆林再也没能离开医院。?

住到一个月的时候,他的病情开始急剧恶化。先是发高烧,每次体温都在41°以上,酒精擦浴、退烧针都没有效果。高温一直持续,他的脸像一块烧红的炭,看起来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实习生和新来的护士都不敢进他的病房。

好不容易退烧了,他的身体开始脱皮,红彤彤的胳膊看起来十分诡异。打针时,压脉带一系,整条胳膊就变紫;压脉带一松,皮肤就裂开,血液顺着手臂流下。血管变脆了,一个新扎的留置针,用了不到一天,再次输液时,皮下渗出一个大包。

有次他正和我说着话,突然开始剧烈咳嗽,好几分钟后,他才缓下来,松开捂着嘴的手,我看见手心里都是血。

“秦老师,我怕是不行了。谢谢你们,现在也就你们不嫌弃我了。”他说。对我们,他一直怀有很强烈的负罪感。平时有眼生的护士来量体温,他都要向特别说明:“我是艾滋病,你们要小心。”电子体温计,根本不会接触皮肤。?

然而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开始神志恍惚,一瓶液体还没输完,手上的针就被扯落。

艾滋病晚期,需要专人照看,医院连个上特护的人员都抽不出,只好再次联系他的家属。

医生给他的兄弟打遍了电话,家属们不愿意来医院照看病人。请护理员,他们的条件差,出不起钱,这个病给钱估计也没人来,最后家属告诉了我们车庆林儿子电话。?

电话打通了,来的却是个黑胖妇女。

“我是他从前那个。”她的嗓门很大,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涤纶衣服,一张脸圆乎乎的,看不出年龄。这是他的前妻。

她有着川渝地区特有的干脆泼辣,我把手套口罩给她后,她收起来,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边看着吊瓶一边绣十字绣,两米长的孔雀牡丹,上面密密麻麻爬满五彩绣线。

车庆林扭动手臂的时候,她套上手套,胖乎乎的大手按住他胳膊肘。“莫要板!你都这样了,莫要再害人了。”她来了后,车庆林虽然还是神志不清,却没有之前的狂躁了。?

剧照| 最爱

我问她怎么愿意接下这档子差事。她苦笑:“莫得办法呀。他们都不来,喊我儿来,我儿今年婚都还没有结,我替我儿来,我个老太婆,我不怕死。”?

“他就是害人。以前年轻挣了钱,在外面找女人,把钱给外人花,不然我们也不会离婚。”她朝昏睡的车庆林努努嘴,“老了,还是死在女人身上了。”

她离婚自己带着孩子,开一家小饭馆,后面又嫁了个老实人,一人养家,供儿子上大学,没要车庆林一分钱。

她嘴里骂,心肠还是软。车庆林大小便失禁,床上得铺一次性床单,上面再铺护理垫,臭气冲天,她力气大,一把将病人翻身,动作极快的擦洗,一人能顶两个护工。?

车庆林的儿子在休息时也会过来,高高胖胖一个年轻人,穿着白衬衣深色西裤,看起文质彬彬,一点也不像车庆林,他像母亲更多些。他总是坐在医生办公室,听医生一边写病历一边说。他的话很少,提起父亲来低着头,声音很轻。他在病房的时间也不多,通常是看一会儿父亲,和母亲说几句话后安静离开。

车庆林早就不认识人了,对着儿子也说不出话。但他还记得前妻,她喂饭,他会听话张开口;她和他说话,他会哼哼回应两句。我用电筒照他的瞳孔,指着人问他:“车庆林,这是谁?”?

“这是我老婆。”他的脸上带着一抹笑,完全忘了他们已经离婚多年的事实。胖妇人站在一边,仰着头望着窗外,使劲眨巴眼睛。?

住满两个月的时候,他开始长时间昏迷,医生建议让他回家。这边农村的风俗,病人在自己家里咽下最后一口气比较好。家属们却纷纷摆手,依旧不同意。?

车庆林咽气不久,抬尸人就赶了过来,一个黄黑相间的PU袋子包裹住他,两个工人轻松扛起他。

他的家属们走得匆忙,既没有在病区烧黄纸,也没有在楼下放鞭炮,无声无息地就奔向了火葬场。

作者秦月,护士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真实故事计划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
友情链接: 天赋能力者 青春的谋略 变身女生异界行 绝地求生之无限法则 快穿反派之高冷boss,别黑化 冥旗 超强主播 哀悼灵 巨兽战场 剧情穿越系统 时空珠 山海时空录 苍翠星辰剑 末世带着全境封锁 渺慕 叶烛 佛不慈悲 都市大掌门系统 挣渡者 生子如豚犬孙雨单传 正一天师道 尖锐 FL大陆的奇妙故事 梦回西游之无敌唐僧 横云之处 死神黑昼 二傻子抢饭吃 光魄剑士之仙宫小栈 首富诞生记 重生斗罗之异类 刘安全修炼日记 黑鹿原 神坑道长 补天歌 炉石开挂系统 凌天仙志 末日大衍计划 陨星轨迹 中华医武天才 破战纪 重回那个90年代 龙城之困 新生,你好 命运之路——白杨谷的孤星 异界驱魔纵横录 天果 飞仙图鉴 道极于天 虚空种道2 未知的日常 昊宇 站在厕所看世界 只愿卿心知我心 翻天运 拯救漫威 王者默闻录 唐长安轶事 回头的时光 黑棺传 反派不死于话多 我在未来修仙 大宋王朝奇案录 平凡的选择 一切从铠甲开始 水神系统 爱情的修养 七新龙 禁忌时代 一孤允世——逐星 零立天下 阿尔特大陆勇士与冒险 梦想止疼药 灵心莲途 灵武陆 神级无敌外挂系统 文圣系统 天价影后不要逃 界龙渊 湮圣 御神刀记 无限进化之纪元起点 未末之域 我本来就是魔鬼 重回秩序之始 永恒仙曲 元虚道 降魔志记 重生之永生主宰 一拳哥斯拉 狂刀末日行 神级强化大师 TF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穿越之三国虎符在都市 格陵兰的雪狐 越过万水千山 诛天成仙 葬魄仙穹 修真旅游记 道统人皇 异时空行程 家有主夫 人类的诅咒 山海异兽异界纵横 万千之念 兽武封天 问巅传 我被王母娘娘附身了 80后妈妈带着两个小宝成长记 收徒从斗破开始 轻上西楼去 魔王驾到,谁与争锋 元神圣尊 恶魔校草与恶魔甜心 平凡的云中城 王国的搞笑阴谋 西游之路,真我之路 沙漠神迹 人之路 马鸣崖上 末世之文明新生 榆城叔叔的诗 魔龙行动 无限之改命之旅 兼职神明日记 魔屠浪子笑 封鬼典 那年,我很爱你 异世废材逆袭记 女权世界的真汉子 瓦尔基里降临之地 浅夏不语 云罗记 约鲁鲁的奇妙之旅 轮回之天意使命 灰烬星火 末日神兽崛起系统 蛮族战皇 紫云之天穆神尊 蜜桃日记 天天恐怖一则 异次元掠夺 幸存的人们 舍长大人,你别跑 道门何处 火影之千手绯红 首席阴阳入殓尸 末世剑圣 裂变的时代两晋南北朝 神龙隐 战破囚笼 皮神见闻录 元武不灭 人曹官 千劫千叹 生存之指南 吞噬星空之黄金人族 超级能源强国 心念逍遥 三百六 奇迹出我手 赘婿大宗师 无限特权 以君之名 宇宙维修清理 我的妖艳武侠系统 曹氏后人 修仙进化论 老师,你正经点 向阳成长史 帝王令之强势回归 狐妖小红娘之天炎 变身女神传 超越神话盾 醉了红尘 黄金指之妖临都市 当傻白甜遇上霸道校草 穿越从RWBY开始 我的末世不一样 大名师 狂乱之血
友情链接: 幻意高中 悲生灵 墟之天途 古谷镇 三战异闻录 冰裔 我思故我帅 弹指蛮荒 贫道要写书 路人视角的史诗 斩天换世 愉悦闲者 玉虚仙镜 星际之征途 妖孽列传 重尊 百道随行 转换姐妹 谈案 火影忍者之神级忍者 狼生可谓 宇宙守护龙族 穿越之万众之神 漫威成神之路 佛魔抉择 玄界十三区 战魂天下之五兽战神 白樱强袭 斧带诸天 万载饮冰:不凉热血 校花的极品教官 无相进化 战纪都市 第二天堂号 三国之单挑猛将 唐末小土匪 快穿之帮还愿 怒山之歌 武神录——天启 阴阳鬼谈之棺材子 星洲之浮生一梦 元之仙 王者荣耀之全能李白续 环蛇的血蔷薇 异世蛮兽 长河断 炼锻 王者荣耀起源志 改天立道 战栗深空 预知男 东方幽蝶传 雇佣兵骑士团 起源:方舟 宅男回档 晚安,我的男友大人 家有外星女友 愿我们都能好好过 无形的人生 斗装机兵 末日之炉石传说 广元武仙 无敌奶爸之文娱大亨 魔焰传记 斗罗大陆之沐宇轩 末世之禁断 我的女友是神 血昼 玄幻之系统无敌 生长记 绝品全能系统 魔立星辰 末世重生之最强抽奖系统 茧蛹 寻天左章 斗破之唯一玩家 半手白夜半眠黑 逍遥派北冥神功 剑冻山河 我只会一剑 冰雪帝君 致星空时代 请你让我为你痴痴的笑 王者荣耀——黑暗之心 末世来袭之三国系统 国际除妖局 重生之神级重生 玄机神录 潘德游记 侠义情仇闯江湖 飘渺之涯 殆沐 屠龙在武侠世界 尸爷 盏鬼先生 拔除黑暗 不迟亦不早 戾界 琉璃魔帝 最强挨揍系统之魔法骑士 联盟之剑来 幻世剑羽录 费斯福荣耀实验 游戏之城笔录 信念之刃 梦世界之冰风暴 大道执一 武者大陆之闯天下 王者荣耀,你一直都在 荒野幻梦 逆天少女,王爷早安 涅槃苍灵 霸武剑仙 无限进步 诛仙帝君 绝天玄帝 极品小山贼 抗战之绝地钢枪王 仙王的我与我的学生 神奇宝贝之伊布队 桐人的无限之旅 都铎传记 智神轶事 鹿晗热巴爱情记 爱恨情仇之孽缘 东川 圣职 梦拥青柠 玄黄道长 我心向道,长生可期 我的世界:归来记 老子仙侠传 青龙要回家 荒体—绯红之月 九世轮回曲 随心战记 狩魔领读师 那一年的黄奶油蛋糕 神坑脱单系统 系统之不死之身 争霸天下之流民天子 战暗门刺客 斩灵少女 厉害了我的穿越者 惊悚鬼戏 修仙奇缘之神魔大战 魔法征程 再来壹瓶 燕追 查理九世之移动迷宫 黄昏的钟声敲响 崇祯本纪 侦察兵之兵王出击 超神学院之轮回之战 武道禁区 正邪志 阿斯兰的冒险 失梦读白 最强高玩 在修仙门派当长老的日子 乱世盛曲 和李白一起工作的日子 灭世王途 宇天幻墟 游戏王的打牌日常 双岩记 意灵水晶 晦星 纳米技术:超能力组织 不动大陆 圣武绝 帝界无疆 神隐:回归的男孩 王小明同学 剑道天邪 逆天杀戮 银河彼岸的矿工 一品战斗法师 咸鱼渡劫大佬的日常 黑子的篮球:赤爷小娇妻